炒股配资知识网www.starbairy.com 原创​再降20%!申万菱信净利连续四年滑坡新任总经理能否力挽狂澜?

原标题:​再降20%!申万菱信净利连续四年滑坡新任总经理能否力挽狂澜?

2016年至2019年,申万菱信的净利润分别为1.67亿元、1.63亿元、7911.26万元、6319.59万元,呈现下滑态势。今年以来,该公司旗下13只产品收益出现下跌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 齐文健

随着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陆续披露,又一家基金公司的成绩单浮出水面。

申万宏源(000166.SZ)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,子公司申万菱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申万菱信)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.45亿元,净利润6319.59万元,同比分别下降3%、20%。

借助2015年牛市东风,申万菱信也曾经历过辉煌时刻,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创下11.67亿元和5.03亿元峰值。但好景不长,2016年至2018年,随着A股市场回归调整,该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.67亿元、1.63亿元、7911.26万元,呈现下滑态势。

2019年股市出现结构性行情,不少基金公司的业绩也随之改善,但申万菱信的盈利状况仍未见起色。

申万菱信基金净利润变化 单位:亿元

数据来源:申万宏源年报

净利润创五年新低

作为成立16年的公募基金公司,申万菱信的经营表现乏善可陈。根据大股东申万宏源2019年年报数据,申万菱信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.45亿元,同比下滑3%;净利润6319.59万元,同比下降20%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申万菱信基金自2015年以来净利润的第四次缩水,也是近五年的最低值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申万宏源在去年年报中对申万菱信的介绍主要集中在绩优产品业绩:申万菱信中证500指数优选增强与申万菱信中证500指数增强两只500类增强产品分列同类型500指数增强产品的第一、二位。而对于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,年报中并未作出说明。

基金公司盈利水平与管理规模有一定关联,但这并不意味着,管理规模的增长就能带来净利润的上升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申万菱信的管理规模约为762亿元,同比增长40%,不过并未带来盈利的提升。

回顾2015年,该公司仅凭申万证券指数分级基金一只基金,管理费用收入的贡献占比就超过当年净利润半数。

作为申万菱信基金首只分级基金,申万证券指数分级基金成立于2014年,首募金额为6.2亿元,当年年底规模增至269.98亿元。此后,赶上2015年A股市场牛市,该基金规模一季度末飙升至巅峰,达到461.89亿元。同年,该基金管理费用高达2.7亿元,而申万菱信全年净利润为5.03亿元。

随着分级基金整改并走向谢幕,申万菱信也难以再现往日光彩。

13只基金年内净值下跌

根据监管要求,今年年底分级基金将永远退出公募基金市场的舞台,那么哪款产品将接替分级基金成为申万菱信新的特色及增长点?

目前来看,受管理费收取比例差异影响,主动权益类基金更能为基金公司赚取可观利润,若此类基金业绩表现欠佳,或许会影响基金公司的盈利能力。

今年以来A股市场大幅波动,主动权益类基金的业绩也受到严峻考验。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4月21日,申万菱信旗下13只基金(各类份额分开计算,下同)年内净值收益率告负,包括8只主动权益类基金、5只指数型基金。其中,申万菱信多策略C年内收益率在公司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排名垫底,为-4.7%。

此外,该基金近一年、近两年、近三年的净值增长率分别是-0.3%、-0.51%、2.13%,同类排名分别是1692/1828、1533/1673、1215/1344。

对于基金业绩变化,申万菱信方面仅向《投资时报》表示,公司及监管层不提倡短期业绩。

申万菱信多策略C业绩表现

数据来源:Wind

值得一提的是,4月21日,申万菱信基金发布公告称,基金经理袁英杰因个人原因离任,同时卸任申万菱信中证500指数增强、申万菱信中证500指数优选增强等产品。

其实,申万菱信近来的人事变动不仅限于基金经理。

4月8日,申万菱信发布的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显示,汪涛于4月3日新任公司总经理一职,同日,董事长刘郎不再代行该职务。据统计,这是该公司成立16年迎来的第六任总经理。

资料显示,汪涛曾任上海赛宁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销售经理、汇丰银行上海分行市场代表、新加坡华侨银行产品经理、渣打银行产品主管,以及宁波银行总行个人银行部总经理助理、总行审计部副总经理、总行资产托管部副总经理,永赢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督察长,平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。

新任总经理将给申万菱信带来何种改变?仍需拭目以待。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讲到负油价的时候表示,“那更多是金融上的事而不是油市现状,”另外他又补充说,这“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金融挤压。”特朗普称,当前状况持续时间会“非常短”。他表示,将要求国会批准购买石油作为战略储备,至少允许公司利用剩余存储空间储存石油,“这是购买石油的大好时机。”